当前位置:首页 > 相关知识

通往智慧社会之路

来源:   时间:

提起智慧社会,很多人并不陌生。然而,智慧社会究竟描绘的是什么?它与信息社会有什么样的本质区别?如何稳步地迈向智慧社会?智慧社会发展过程中又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厘清这些问题,并认真思考、审慎对待,对于当下的新基建具有非常现实的意义。

智慧社会描绘的是什么?

在大多数人眼中,所谓的智慧社会是继农业社会、工业社会、信息社会之后一种更为高级的社会形态。这种朴素的理解是站在人类社会发展趋势的视角,对智慧社会的一个宏观定位。深入理解智慧社会的本质,我们可以从科技、经济与社会等多个角度更清晰地描绘智慧社会。

以数字、网络与智能技术为核心的科技创新是推动智慧社会形成的根本动力。当前科技创新正走向以大数据和算法为驱动的第四范式,在这种科研范式下,大数据将打破传统学科领域的界限,用统一的计算范式来构筑新的创新模式。

它与信息社会有什么本质区别?

数字经济成为重要支柱性产业

与以往的经济形态有着本质的不同,在数字经济中,生产工具从镰刀耕牛、动力机械转变为算力与智能网络,生产工具的使用方式也从私人独占、组织垄断转变为社会共享,生产资料从土地、能源转变为数据,生产组织方式从分散化、集中化转变为分布式,生产效率从收益不变、收益递减转变为收益递增,生产特征出现全定制、柔性化、实时协同、主体多元的新趋势,经济行为从资源冲突、商业竞争转变为服务协同。

空间的概念发生了维度的跃迁

传统的物理空间与网络空间逐步融合,社会治理会更加依赖代码和算法的规制,社会治理方式向着透明化的多元协同迈进。社会关系越来越多地打破空间和时间限制,人与人的关系会更多地受到技术的调节,人与自然的关系会朝着共生共融的方向发展,而教育更注重个人的全面发展。

如何稳步地迈向智慧社会?

当我们立足信息社会、展望智慧社会的时候,需要把握一个核心,协调好两种关系,抓牢三个重点。

一个核心

一个核心指的是“网络空间与物理空间的融合发展”是智慧社会发展的核心。网络空间与物理空间的融合可以简单地理解为数据平滑地从物理空间(真实世界)流向网络空间,然后又以有意义的信息形态从网络空间反馈到物理空间中,如此往复。要想让数据平滑地从物理空间流向网络空间,这意味着我们需要足够精度的传感装置、物联网络及相关的数据收发能力。要想让网络空间的数据以有意义的信息形态反馈到物理世界,这意味着网络空间必须能够足够逼真地模拟物理空间并使之结构化,然后在网络空间中对数据进行加工与处理,形成有效的解决方案反馈到现实世界中。

两种关系

两种关系指的是在智慧社会发展过程中,需要处理好技术与社会的关系以及由技术调制的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网络空间与物理空间逐渐融合的过程,也是人类社会转向技术治理的进程。在技术治理进程中,需要协调好技术与社会的关系,秉承技术治理的原则,在采用科学原理和技术方法治理社会的同时,注重专家在治理决策过程中不可替代的作用。在技术治理进程中,人与社会的关系范式发生了转换,从人与社会的二元关系转换为由技术调制的人、技术与社会的三元关系。这就要求我们协调好人与社会的关系,避免机器乌托邦,而使得人类沦为数据与算法的奴隶。

三个重点

三个重点指的是推动智慧社会的发展重点是要推动以数据为驱动的社会治理提升,推动向知识密集型社会的转型,推动以人为本的社会构建。

网络空间与物理空间的融合接口在于数据

通过工业互联网或物联网将万物数字化并实现其互联,以网络空间镜像(数字孪生)的方式反馈应用到社会与产业的方方面面。数字化的数据在网络空间中被语义化为智能,应用到物理世界中。这样,社会最大限度地由数据所驱动,数据为世界创造价值,并推动社会向前发展。

网络空间与物理空间的融合效能在于数据能否有效转化为知识

一旦我们将数据转化为信息,并进而转化为知识,那么数据对于我们而言就变得有价值。与以往所不同,智慧社会中数据向知识的转化更多地依赖智能算法来实现,这个转化过程甚至都不需要人的参与。在劳动密集型社会中,生产主要依赖于劳动力,在资本密集型社会中,生产主要依赖于大规模有形商品,而在智慧社会中,生产则更多依赖的是知识,知识激发创新,知识创造价值。

网络空间与物理空间的融合落脚点在以人为本

网络空间与物理空间融合过程中的突出矛盾是人机矛盾,在网络空间中,人往往被数据与算法所“旁路”,数据转化为知识的过程,甚至算法归结为决策的过程都可以将人排除在闭环之外。如此走向极端,由于技术乃至理性的局限,算法一定会偏离人的意志,与人走向对立或者将人异化。以人为本就是跳出信息社会的局部性约束和还原论泛滥,以整体和统一的方式把握网络空间与物理空间融合的度,将人机关系调适到共生与和谐。

警惕智慧社会发展的“陷阱”

“个性化”陷阱

智慧社会中无所不在的系统都是由算法驱动的,这意味着它们直接左右人们的决定,影响人们的生活。汽车和手机中的导航系统决定了我们今天的出行规划和路径,手机上的新闻推荐引擎决定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新闻头条。算法会根据犯罪人的种族、年龄、性别、履历、行为习惯甚至基因信息来评价其再次犯罪的概率,从而决定其刑罚的时间和方式。算法也会依据你的工资收入、日常消费习惯、家庭环境等信息来判定给你的个人信用贷款额度,从而影响你的个人消费。事实上,由于网络空间的不断膨胀以及算法权力的渗透,人类在社会生活中会处处碰上由算法编织的“隐形铁丝网”,而个人的历史行为犹如“数据茧房”一般,将人自身紧紧地束缚在由算法预测的信息生活圈中,而逐步丧失其自主选择权。这是智慧社会可能出现的第一个“个性化陷阱”。

“数据操纵”陷阱

人类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技术来生成“以假乱真”的图像和视频。随着生成对抗网络技术的不断发展,还形成了所谓的“深度伪造”,这一类技术在一定量的数据标注与学习的基础上,能无中生有地伪造出花鸟鱼虫,伪造出各类新闻事件,甚至伪造出一些政治事件。除了这一类“深度伪造”技术之外,通过大数据来操纵民意的事件也是屡见不鲜。

“个人信息与隐私的泄露”陷阱

与个性化陷阱和数据操纵陷阱相关的另外一个陷阱是“个人信息与隐私的泄露”。当人被数字化之后,个人的数字信息很容易地暴露在各种风险中。

“数字鸿沟”陷阱

数字鸿沟在信息社会时代就是一个困扰人类的问题,当信息高速列车风驰电掣之时,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尚不能享受信息发展所带来的福利。截至2019年7月,全世界人口中访问互联网的人数比例为58.8%,这意味全球尚有将近31.8亿人口没有接入互联网。尤其在非洲,互联网的渗透率不到40%。



【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报道】

版权所有、主办:民政部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147号 邮编:100721 总机:(010)58123114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


精准民政